保護傘保障信仰自由嗎?

踏入每年的十二月份,在加拿大各大城市的街頭,聖誕節的鐘聲和聖誕詩歌都在璀璨的聖誕燈飾的夜空中不斷響奏,有人向旁人傳遞福音信息;有人聽得入神、口中念念有詞、若有所悟;也有人彷彿充耳不聞,繼續聖誕購物;也有人來去匆匆、趕緊前赴愛人的約會。

在加拿大多元文化的薰陶底下,十個從我們身邊經過的人,也許信奉的是十一個或以上不同的宗教信念。大家各自相信認為可信的神靈,有的是主耶穌基督、有的是天主或聖母瑪利亞、有的是穆罕默德、有的是釋迦牟尼、有的可能是道子老子孔子、各式其式;有的甚至只相信勵志的哲學;還有最多的,在今日個人主義如此高漲的年代,他們只相信自己。

但在加拿大,無論我們信仰如何,人們頭頂都有一把保護傘,用來遮擋宗教信仰衝突所帶來的風暴,讓傘下的所有人彼此和平相處。這把保護傘就是1982年通過生效的加拿大憲法。憲法第2條闡述清楚:宗教信仰自由是每個人最基本的權利;而第15條又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有人都應該受到平等的保護,享有平等的權利,不得因為種族、民族、膚色、宗教信仰、性別、年齡、身體或精神的殘障而受到任何歧視。

這把保護傘是否真的無堅不摧?讓人人都享有平等的權利呢?從加拿大社會表面的和平景象看來,憲法的核心價值似乎真的功不可沒。但是,要‭ ‬實現真正的「平等」,實在有太多需要人人同意的平衡理念。

要實現「人人平等」而不讓它只成為一個口號,又談何容易呢?就如一個左右放了東西的天平,力求取得平衡,但假如兩頭的理念沒法子實現平衡時,大家只會有理說不清,我不能說服您、您不能說服我,互不相讓,更沒法求同存異,唯有讓法庭出面協調。

但法官們斷案的標準也非一個模子刻出來,不論是那個省份的法官或聯邦法官,他們審判同一樁官司,可能都會出現截然相反的判斷,不論是同年代或是不同年代都是如此。

雖然筆者有宗教信仰,但沒試圖以宗教角度去將人權憲法作任何褒貶之判斷,希望我們一起單單從法律的觀點,‭ ‬看一看一單引起廣大爭議的有關案例,看看信仰自由與權利平等的天平在追求取得平衝時所遇到的難題。

基督教大學法律系官司:諾省安省判決大不同

位於蘭里市的西三一大學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是卑詩省一所屬於福音派的基督教大學,它本來準備在2016年開設法律學院,但其中的一條校規卻提前成為極具爭議性的焦點。該校規這樣說:「所有學生在入學後必須簽署一份保證書,承諾不會進行任何『侵犯神聖的婚姻關係(只限男人和女人)的兩性行為』。」

這些校規是根據詮釋聖經而來,包含了兩層含義,第一是性行為必須只發生在一段有效婚姻關係之中,第二是婚姻關係只發生在一男一女之間。‭ ‬但此校規一出,就引起各方人士的討論及關注,尤其遭到平權人士一致的指責及非議,他們批評該校規是對非異性戀人士的終極歧視。

另一方面,任何法律學院學生畢業之後,要想取得專業律師資格,需要通過各省的律師協會之考核及認證。去年的時候,安省及諾華斯高省的律師協會基於這一項被認為是「歧視性的校規」,拒絕為該法律學院畢業生提供資格認證。西三一大學隨即在安省(Ontario)和諾華斯高省(Nova Scotia)申請上訴,要求覆核有關決定,兩省法庭於是分別議決審議律師協會的決定。

有趣的是,諾華斯高省的法庭推翻了律師協會的決定。主審法官‭ ‬Judge Jamie Campbell認為:從行政法的角度來看,律師協會是無權干預法律學院的內部政策。律師協會反而侵犯了憲法中的「宗教自由權」。作為一個具福音派背景的基督教大學,選擇進入該校的學生和員工都認為「物以類聚」(People in Group),要在一起共事必須有共同的信仰,不存在任何歧視。而律師協會不應該對該校的宗教信仰加予干涉。

安省法庭的判決則截然相反。主審法官認為:憲法雖然保障宗教自由,但同時也要保障人人平等。安省律師協會拒絕給予該校畢業生的認證資格,就是要在宗教信仰和平等權利之間取得平衡。
「非異性戀」群體一直受到歧視,如果該校規可以推行下去,就等於法律學院對這個弱勢群體存在「結構性的歧視」,必須予以取締。

目前,這場法律爭議並未有跡象停止,諾華斯高省的律師協會已經提出上訴;而在安大略省及卑詩省,西三一大學已向更高一層法院申請上訴。這個案件很可能最後要進入加拿大最高法院才獲得終審。

我們法庭的判決,可能各有不同的理解,究竟在天平的左右ر宗教自由與人人平等的理念如何取得平衡,真的是各有各的論點,各有各的支持人士,我們不能妄加批判。但對於宗教問題,我們社會的反應可能與法庭的判決有所不同,但對於我們在加拿大憲法中所維護的「平等和信仰自由」仍然必須持守的,因為它是奠定加拿大社會價值的基石,同時也是加拿大人一直引以為傲的國粹特質。

所以對於我們仍然是一班聽講寫的「中文人」來說,我們要了解並尊重這些憲法,不僅為了要融入加拿大的社會與文化,也是要我們在日常生活裡與社會交接、立身處世的參考。倘若我們不加留意,我們可能就會因此而在不自覺中觸犯了法律。

有關案例可以說是五花八門、層出不窮,例如雇主因為在招聘時以性別、年齡、族裔、言語、性取向、信仰等等理由而拒絕聘用有關申請人;或在社交平台或公眾場所上有針對某些信仰群體、不同性取向或皮膚顏色的人發表含有歧視、攻擊等等的言論,都有可能因為涉嫌觸犯違反人權憲章而被告上法庭,那有何苦呢!小心!小心!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