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賭大客賭場洗黑錢?

「是規矩就沒有問題」,這個港產片「奪命金」中的經典台詞現實嗎?生活在溫哥華的人們都知道,這個美麗的地方出了誘人的山水,多元的文化之外,最不缺的就是有錢人。隨著越來越多富裕的移民來到溫哥華,這個地方的「土豪」文化似乎已經成為了一種風氣。隨便走在大溫哥華地區的任何一個市中心,大家都可以見到穿一身名牌的男男女女,開著跑車的「高富帥」和「白富美」。相信不少來到溫哥華的遊客心中都不禁提問,「這些人的錢到底是哪裡來的?」 老一輩都教導說「財不可露眼」,這是自保的金科玉律。財物隨便亂放,或放在當眼處,無形中引人犯罪,教人起盜心之餘,也把自己暴露在危險中。最近,有報告指出,加拿大卑詩省賭場可能被中國賭客利用來洗黑錢,而這事件亦引起了加拿大聯邦反洗黑錢機構關注。

2016年7月,一份政府出錢做的調查發現,位於大溫哥華地區列治文(Richmond)的河石賭場(River Rock),曾接受過巨量現鈔,但調查報告被上屆省政府擱置。該報告幾天前被媒體曝光後,卑詩省新政府檢察長艾比(David Eby)決定對此立案審查。按規定,加拿大所有賭場都需要向加拿大金融交易和報告分析中心報告可疑的現金交易,包括大量的現金交易。該中心監測潛在的洗黑錢違規行為,違規者的最高罰款可高達200萬元,或被處以最多5年的監禁。
據CBC報導,加拿大金融交易和報告分析中心(FINTRAC)稱,他們之前不知道這件事。他們現在已在審查這份報告,以確定需要採取什麼行動。去年,FINTRAC向卑詩省博彩公司(BCLC)發出了一封用詞嚴厲的信,指河石賭場(River Rock)職員的反洗黑錢培訓不足,不但80%的員工對洗黑錢的認識有限,大多數人不知道在賭場如何發現可疑交易。然而,上屆卑詩省政府卻對相關報告卻採取愛理不理的態度。這份近日曝光的報告是由會計師事務所MNP調查所得的,其中提到,2015年7月,河石賭場(River Rock)接受了大約1,350萬元的現金(約合人民幣7000萬),都是20元的鈔票。

報告更加指名道姓地將矛頭指向河石賭場(River Rock);據了解,該賭場並不會收集賭客高風險,高額度的現金資金,這些規則間接導致賭場員工養成了接受大量小面額現金交易的習慣。
使用現金的,大部分是來自中國或最近從中國移民來的華人賭客。他們屬於賭場的貴賓(VIP),可以一次用50萬元的小面額鈔票買籌碼。即使沒有資金來源證明,賭場職員也接受這些現金。原因是這些VIP賭客來自中國,或者是新移民,很難判斷他們的錢是否合法。雖然該報告並沒有提供有力證據證明河石賭場(River Rock)在風險控制中有違規的行為,但是賭客利用地下錢莊洗錢的可能性已經不言而喻。
調查人員的採訪證實,「這些VIP確實是富裕的非加拿大居民,或者是在溫哥華和中國都有利益關係的商人,他們來溫哥華賭博。」報告指出:「可能使用地下銀行運作,使用大量來源不明的現金,已經變得越來越普遍。對於這些不一定從中國匯錢來加拿大的VIP賭客來說,已經被接受為一種便利手段。」

「電子海盜」E-Pirate行動
從監管賭場的機構內部向Postmedia傳媒集團透露的消息看,政府已經在應對這些問題,也在與警方合作,尋找可疑的高風險賭客及給VIP賭客供應現金的疑犯。
加拿大皇家騎警一項代號「電子海盜」(E-Pirate)調查行動揭露,卑詩省列治文一家懷疑地下錢莊,涉嫌協助毒犯及其他犯罪分子通過在大溫地區的賭場洗黑錢,而來自中國的賭客則是整個洗黑錢活動的重要幫手。
該調查行動的主要對象,是懷疑地下錢莊操盤手金保羅(Paul King Jin)。金保羅疑與同夥所經營的地下錢莊,涉嫌把毒犯及其他犯罪分子所提供的現金,收取5%「手續費」後再借給來自中國的豪華賭客在卑詩省賭場賭錢,而借款人可通過在中國的地下錢莊還款,這樣即可避過中國當局的外匯管制。
這些來自中國的賭客在贏錢後,大多把款項投資在卑詩省的房地產上。據悉,警方相信許多贏了錢的賭客,也在大溫地區、陽光海岸,以及加拿大其他地區投資房地產。
此外,卑詩彩票公司(BCLC)文件顯示,至少發現有36位與金保羅有關的「高風險」貴賓賭客。另外,綜合法庭訴訟文件、土地業權登記紀錄,以及卑詩彩票公司紀錄表明,高風險貴賓賭客大量兌換賭場籌碼後,隨即再投資房地產的例子也不少。

「亞洲賭文化-不賭不知時運高」
河石賭場(River Rock)位於有「小香港」之稱的列治文。這個賭場位於Fraser River河岸,佔地面積7萬平方英尺,是加拿大西部最大的賭場。這裡有900多個老虎機、一個載有14個麻將桌的麻將屋,還有VIP房間「Dogwood Club」。
卑詩省部分賭場在2014年將「特別貴賓廳」的下注上限提高至每注10萬元,直接造成卑詩彩票局(BCLC)的收益衝至12.5億元,創下歷史新高。加拿大博彩公司(Great Canadian Gaming Corp.) 更稱「富有亞洲遊客」作出不少貢獻,光是列治文的河石賭場(River Rock Casino)每年就能有高達3億元的收益。卑詩彩票局行政總裁萊特博迪(Jim Lightbody)表示,提高上限完全是因應客人的要求,這些「貴賓」希望能像澳門及拉斯維加斯般盡情享受賭博樂趣。
不過,反賭組織「溫哥華非維加斯」(Vancouver Not Vegas)的發言人Sandy Garossino曾經炮轟卑詩省極力發展賭博業。她在2015年曾經指出,很多來溫哥華賭的豪客,都是來洗黑錢的。今年的調查報告被曝光之後,她表示並不感到意外。在過去的五年,Garossino都在為卑詩省賭博業的透明度作鬥爭。她希望,這次報告的曝光能夠喚醒政府對賭博業立法的重視,同時亦都相信這次獨立調查會有助於解決相關問題。

「奪命金」
賭博文化在中華文化裡面可以算是根深蒂固,每年過節,華人的家庭麻將桌每個人都不陌生,日常休閒,小賭怡情是常見的選擇。除了在家裡與家人朋友小賭取樂之外,有很多人會選擇出國賭博。在美國、澳大利亞等多族裔的移民國家,亞裔人口賭博上癮的概率遠大於其他民族。舊金山和洛杉磯的賭場中,八成是亞裔人口,博彩公司專門給亞裔集中的社區發廣告,並派免費班車去這些社區攬客。澳大利亞最大的墨爾本皇冠賭場普客區64%是華人,貴賓區比例更高。
華人利用賭博洗黑錢的事件並不是第一次被曝光,在2014年澳大利亞亦都曾經成立專案小組調查中國官員在澳洲洗黑錢的事件。據報告指出,海外地下錢莊洗黑錢通常有三大方式:第一是賭博,即使是來源非法的資金在賭場賭過一遍,比如贏得或者故意輸給他人,都會被視為合法資金。第二是購買房產,然後以「乾淨」的程序賣掉。第三則是投資公司,成為隱形的金主。
在大溫地區,賭博是一樣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很多人都會選擇和三五知己在空閒時間去附近的賭場試試手氣。在各大賭場龐大的數據下,要徹底調查洗黑錢事件是困難的。專案調查組亦都要花不少的人力物力才能查出這些年來大大小小的洗黑錢行為。不過,正如反賭組織的發言人說的,相信在政府極力支持下,賭博業的透明度將會大大提高。

Related Posts